“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汝纵患不能自立,勿患人不己知。志之志之,勿忘勿忘。”

Wayne

You are beautiful distraction in my life.

你的好胜心、自卑、自负、臆想、高调终究都会杀了你自己。

Please don't be emulous, self-contemptuous, boastful, arrogant.

Nobody will help you and save you when you are alone.

So, TAKE CARE EVERY WORD YOU SAY AND EVERYTHiNG YOU DO.

Chill down your heart, there is no fairy tale.

The world is cruel and it will kill you if you...

看到了很多回忆、一个人的回忆。

明天,我能考到多少呢?

下周,我又能考到多少呢。


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上帝给我的最后一次的机会。

我给我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


不管怎样,我没有放弃,不想放弃,不肯放弃。

一切都会变好的。


谢谢,曾经陪伴的自己。你狠坚强。

Get myself back

自 由

其实我羡慕的并非是他们眼中的风景,而是他们拥有的短暂的自由。

身边能够稍微安慰一下自己的人,也只有自己了。
将自己剖开,努力保护那个想要珍惜最本心的自己。

将最温暖的部分,留给冰冷的自己。

谁都不是谁的

曾经认为我们最终都会成为某个人的唯一,之后成为彼此一生的唯一。

我也必定会寻找到那个唯一,即便我曾痛心地失去过自己以为的“唯一”。但那支离破碎的心却始终无法将我的希望瓦解。


孩子会是母亲的唯一,母亲会是父亲的唯一,父亲和母亲也会是孩子的“唯一”。

爱人会是彼此的唯一,相恋之人的希冀必定会心诚则灵。


然而谁料,生活中的诸多元素,让这些“唯一”都变得无足轻重。它轻而易举地被洒脱、被屈服轻描淡写,最终无可奈何地消逝。多少有些自怨自艾、多少有些难以释怀,但最终,时间的客观存在,让一切都烟消云散,不足挂齿。


孩子长大、离开了家,母亲失去了曾经认为的“唯一”,开始抓住生活中其他足...

大学第二次在期中之后毅然决然地选择回家,却不禁让我产生了很多不安。

不安———家庭是否还如我所幻想得那般安逸、安然、纠缠于矛盾却也止于矛盾。

不安———他们是否还如我所假设得那般不曾改变,不会变得更加渺小脆弱,不会逐渐丧失继续勉强支撑着我的能力。

不安———他们是否还如我所认为得那般期待着我的未来、希冀我的成就、静候我的凯旋。


时间走得有点出乎意料地快,让我突然跟不上它的步伐。在我暗暗自喜于自身点滴进步的时候,它的跑速瞬时让我的前进不值一提。

不安着、忐忑着、惶恐着、焦虑着,请你慢一点吧。

在我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回报他们给予我的每一寸阳光、每一滴雨露时,请给我足够的时间,我想向这...

“那是一种不需要文字的记录都不曾忘记的心情,不会随着时光的变迁而改变。在大学时坐着绿皮火车到处乱窜,我就想就让心情自然地沉淀,沉淀到十几年后,在心里还留下的才是旅行赐予我的记忆。” ——所以有时候写文字,不过就是想让自己一个人回味罢了。

脑子里一片混乱
理智 情感
愤怒 不屑 痛苦 冷漠 酸苦 一并全部都在爆发 以致于找不到原来的自己 原来的样子

本是想哭泣 想看到自己的软弱 想向这黑夜倾诉我的脆弱
流了些鼻血 就暗自庆幸或许这一次终于能触碰到我所能忍受范围的极限

然而总是那么不尽人意 没有眼泪 没有血色 没有西斯底里且可爱的嘶哑哽咽

空调外机工作发出的烦躁 房屋管道流水的冰冷 马路上偶尔汽车行驶过的焦急 静音了的手机 世界仿佛 就剩下这些音色与我为伴 冷漠地看着这个木偶一样立在窗前的土孩子

我的所有勇气输给了自己心里的一句“没有办法”,阻止我进行着一些疯狂、凄凉、可歌可泣的悲举。它们所有的幻想,被生吞进我的胃中,翻滚、抽搐着。

或许真的是...

© DO ME MORE | Powered by LOFTER